構建中國氣派中國特色的社會學
——記陜西省社科院研究員石英

時間:2018-07-25 10:17:02 字體設置

“社會學是系統地研究社會行為與人類群體的學科。”這是20多年前,陜西省社會科學院研究員石英初識社會學時接觸到的概念。

現在,他形成了自己深刻的觀點:社會學的研究,就是要真正深刻地認識社會,推動社會文明和進步,推動社會成員健康發展。

多年的研究生涯,石英始終保持著高度的人文關懷和強烈的本土意識。讓社會中的成員生活得更好,是他不變的初心;推動社會學科中國化,是他不懈努力的方向。

石英的研究成果《質性社會學導論——基于本土經驗的社會學話語體系建構》入選2017年《國家哲學社會科學文庫》。近日,他作為獲獎作者在北京接受了表彰。在學界,入選《國家哲學社會科學文庫》,一直被視為是哲學社會科學的最高榮譽。“這一研究成果能獲得國家級表彰,表明我首倡的‘質性社會學’在學界得到認可,更反映出我省在推動建設有中國特色社會學學術體系、學科體系方面取得了重要突破。”7月9日,石英在接受記者專訪時如是說。

從“數量”之學到“質量”之學,研究重視心靈建設,注重人文關懷,最終促進生活質量和社會質量的提升

我國社會學學科自1979年恢復重建以來,受美國“定量”研究方法影響較大,社會學以自然科學為模本,以研究方法的“規范”嚴密、數據的精確作為“科學”標準。

石英于20世紀90年代進入陜西省社科院后,一開始也是遵循“常規”路徑,老老實實發問卷,認認真真統計數據,以求得出“科學”結論。但漸漸地,他對這種研究方式產生了懷疑:數據一定能反映真實嗎?客觀、“價值中立”就代表科學嗎?西方學者利用“大數據”對中國社會的預測,為何少有成功的案例呢?

“社會學不能只是‘數量’之學,而應是‘質量’之學。”石英認為,社會學的實質在于促進社會質量的提升。他提出,社會學研究盲目量化的傾向需要糾偏,因為“幸福”“和諧”很難被量化,干巴巴的數字也不能充分反映人的感受。相反,枯燥的數字可能會掩蓋一些社會矛盾和問題,更難以推動社會的進步。相比而言,中國早期社會學者通過“扎根”、田野調查、參與體驗等方法所做的研究,則能準確客觀地反映社會問題。

“社會學具有科學性與人文性的雙重性格,不能以所謂的價值中立、客觀準確而放棄應有的人文關懷。”石英逐漸明晰了社會學研究的價值取向和研究方法。2000年以來,他帶頭將“參與式”的質性研究方法引入實踐,先后完成多項課題并出版了《西安城市社會問題研究》《貧窮對健康的呼喚》《貧窮對教育的呼喚》等質性研究成果。

質性研究方法西方早已有之,但在石英看來,“質性”是一種理念,它的核心是參與、體驗與“將心比心”,要求研究者盡可能全面、自然地進入被研究者的生活,與被研究者平等、緊密互動。這是一種基于平等的交流、溝通和體悟,它啟迪研究者反思物質社會,重視心靈建設,關注幸福質量,實現人文關懷,最終促進生活質量和社會質量的提升。

2009年,在中國社會學學術年會上,石英代表陜西省社會科學院研究團隊做了題為《質性社會學的本土經驗》的主題發言,在國內首次正式提出了“質性社會學”概念。2015年,全國哲學社會科學規劃辦將“質性社會學”正式列入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項目課題指南,意味著這一創新概念、創新體系得到國家重視和學術界共同認可。

打 印】【頂 部】【關 閉 來源:陜西日報  編輯: 丁婉(見習)
云南11选5复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