偉大實踐蘊含著豐富的創作主題和創新靈感

時間:2019-06-18 10:06:15 字體設置

只有熱情關切而非旁觀中立的態度,才可能使作家獲得寬廣視野和博大胸襟,從而把握時代整體發展而不糾纏于一己波瀾

作家創作時有沒有接地氣,有沒有打出一口深井,有沒有與人民心心相印、水乳交融,必會在作品中顯露出來

對藝術創作真誠、敬業、專注,才有作品的品位、質量和分量,任何文藝豐碑的矗立都經歷過熱情與意志的淬火鍛造,都凝結著創造者的靈魂

決定經典作品誕生的因素很多,有內部動力也有外部環境。歸根到底起決定性作用的還是內部因素,文藝作品由作家藝術家創造,作家藝術家對創作的投入程度決定作品面貌。習近平同志在中國文聯十大、中國作協九大開幕式上的講話中指出,“最終決定作品分量的是創作者的態度。”在通往經典的探索之路上,作家藝術家手中掌管著一枚打開讀者心門的鑰匙,這枚鑰匙不是別的,正是他(她)作為創作者的態度。

對時代生活關切的寬度決定作品筋骨

列夫·托爾斯泰曾說:“藝術作品的完整性不在于構思的統一,不在于人物的雕琢,以及其它等等,而在于作者本人明確和堅定的生活態度,這種態度滲透整個作品。有時,作家甚至基本可以對形式不作加工潤色,如果他的生活態度在作品中得到明確、鮮明、一貫的反映,那么作品的目的就達到了。”技術不是根本問題,態度才是根本問題。如今回憶起當初閱讀《戰爭與和平》等作品時的感受,形式的加工潤色已經退到“后臺”,刻在我們記憶中的是散發著光彩與真實的作家對于時代生活的態度。是這種態度構筑敘事、成就人物,是這種態度通過歷史事件、時代風云與人物命運至今仍打動我們。若抽去作家態度——他的哲學判斷、他對世界的看法、他的價值觀,或者一位作家在作品中總是呈現模糊“騎墻”的態度,那么書寫就會像失去語法規則般支離破碎、毫無生機,作品分量也會變得輕薄和可疑。

有的作家認為:我生活于這樣的時代生活之中,我的作品自然會呈現這個時代的生活,不必去刻意關切時代生活的課題。這樣的想法背后是一種自然主義而非現實主義的態度。一切藝術創作都是人的主觀世界和客觀世界的互動。只有廣泛深入地認識時代生活、介入時代生活,作家世界觀與藝術觀才能逐漸確立并在作品中成形。作家柳青說過,“作品布局上的缺陷歸根到底表現的是作者對題材缺乏深刻理解,對主題思想把握不定。這從根本上降低了作品的質量,任何素描能手和修辭專家,都不可能用個別細節描寫的雕蟲小技,來補救總意圖的膚淺。”我們常看到有的作家在文字上不乏才華,素描與修辭能力也堪稱一流,但其作品整體提供給我們的東西卻曖昧不明,我們看不到他的態度,或者說他的態度本身就是漂移的,這樣的作品所描繪的時代生活不僅局促失真,也缺乏時代慷慨給予卻被他無視的力度與筋骨。

熱情關切的態度,而不是旁觀中立的態度,才可能使作家獲得寬廣視野和博大胸襟,才可能把握時代整體發展而不糾纏于一己波瀾。身為作家,柳青從不諱言他對時代進步的關切態度,對自己堅持的寫作觀他始終旗幟鮮明。在1978年一次與業余作者的座談會上,柳青談到對社會主義制度的理解,并號召“我們的文藝工作者要熱愛這個制度,要描寫要歌頌這個制度下的新生活”,他說,“我寫這本書就是寫這個制度的新生活,《創業史》就是寫這個制度的誕生的。”這種源于制度自信的文化自信是其作品的筋骨,也啟發今天的作家藝術家思考: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隨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社會主義制度在中國大地上的實踐越發證明它的優越性,站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時間節點回望歷史,我們究竟該以什么樣的創作態度才能創造出與這個時代相匹配的優秀作品?

打 印】【頂 部】【關 閉 來源:人民日報  編輯: 丁婉
云南11选5复式